当前位置:程序建模经验健身大内维尔专访:我不是失败主义者
大内维尔专访:我不是失败主义者
2022-11-21

本月月初,曼联传奇加里-内维尔接替努诺入主瓦伦西亚,如今,《阿斯报》在训练场边对内维尔进行了专访,内维尔直言,“我不是一个失败主义者。”

在接到俱乐部老板林荣福的电话时,你在做什么?

哦,我在喂我的儿子吃烤牛排。

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我先说了一句“哇”,然后我让他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要和家人商量一下。

你想到瓦伦西亚会邀请你当主教练吗?

根本没有想到,我知道瓦伦西亚的状况,我很关注这支球队,因为我的弟弟在这里任努诺的助手,我知道在球队内部,压力一直在增加。所以一个周日下午当我看到林福荣给我打电话时,我的第一想法,“哇!”随后他告诉我他解雇了球队主教练,他有个问题要问我……

那么你说的是“yes”……

他能邀请我是一种荣幸,瓦伦西亚是一家很棒的俱乐部,我了解梅斯塔利亚球场,也曾在那里踢过球,我无法对此说不。作为教练,如果我说不,我就失去了公信力,因为我一生都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

这没有让你感觉有些头晕吗?

你本该对冒险的事情说不,我喜欢规划我的生活,但在足球世界,总有这样的事情不可思议地发生。我知道过去15年瓦伦西亚换了15任主帅,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好机会。

在西班牙,有像弗格森这样能长期执教一支球队的人物吗?

现在在西班牙没有,其他联赛也没有。足球是不同的,如果你是俱乐部的老板,能想象15年换了15任主教练吗?这的确有些疯狂,但足球就是这样。

你会对只签了6个月的短合同感到厌烦吗?

不,我能理解。

为什么你会理解?

无论对俱乐部还是我,这都是有益的,这能让俱乐部保持稳定性,也能让老板为下赛季早作打算,二三月份就能做出决定。如果我和俱乐部签约两年,那么人们会说,“天啊,时间这么长!?”我认为6个月是合情合理的,这也表明老板对我很信任,我们能完全公开透明地交流,当然我也需要向球迷、媒体公开透明。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挑战全世界的,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能向一些优秀的年轻球员展示瓦伦西亚的文化的。

你曾说过,你会为球队制定未来计划,没有你的同意,不会签下任何人。

林福荣也是为球队长远考虑的,他绝不是只看重眼前,这就意味着我不能只考虑眼前6个月。如果我只是考虑随后的10分钟,我会说,“好,我需要有经验的球员,这支球队的平均年龄只有23岁。”这很简单,但我并不是这样想的,俱乐部也不是。我们的焦点是年轻人,他们需要在这里踢很长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做决定时,最看重的是长期计划,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支持青训球员的原因。我认为他们很有天赋,有着美好的未来,这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你认为更衣室里的球员们怎么样?

他们都有着坚定的意志和非凡的天赋,也为迎接挑战做好了准备。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能开始接受新的信息。

你表现得很像一个心理学家。

不,我的工作是足球,我是一名足球教练,我需要一点点将我的观点灌输给队员们。我们要让球员们具有大局观,知道他们身处何处,又应该去向何处。他们需要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而不是用很多观点完全淹没他们。

你为战绩感到担心吗?

显然我们需要表现得更好,我们看到了一些闪光点,但这并不是持续的表现。我也担心球队的伤病,我希望圣诞节假期归来后每个人都能参加比赛和训练,我需要每一名球员,想在每个位置上有两名球员。

你说过你想为国王杯、欧联杯,甚至联赛前四名而战,对于中途接手球队的你来说,这是不是有点太过野心了?

我不认为教练会说其他什么不同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不这样做呢?我知道联赛中有很多强队,这会非常困难,但这不是自大。我不是一个失败主义者,做瓦伦西亚的主帅,就必须要带着这种想法去面对每一项赛事。我们并非能赢得一切,但我们必须要带着这种信念迎接比赛,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如此。

英国教练在海外执教并未获得过太多成功,那么你代表他们在西甲执教,这会让你感觉到压力吗?

我知道英国人都盼望着我能获得成功,但这不会给我带来更多压力。在我入主球队之前,我和俱乐部就互相了解过了,而在那个周日过后,我感觉越来越好:15天之前,我还不确定未来方向,我也从来没有担任过球队主教练,也从来没有在海外执教过……但随后每一天,我都确信自己没有做错。我希望这6个月,我会一直都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