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程序建模经验美容现代女性必备的性卫生常识
现代女性必备的性卫生常识
2022-09-16

你如何维护性与生殖方面的健康,不管你的性生活活跃与否,其中所包含的资讯对每个人都很重要。每一个人都应该负起监测自己身体的责任,藉由规律的自我检查以发现身体上的任何改变及症状。文内还教我们如何面对医师所做的例行检查,讨论一般人对此产生的恐惧和关切的心理,这是造成许多人生病不求医的原因(特别是牵涉到与性有关的问题)。

女性的性卫生

对自己身体外在的形态,及内在生理周期之变化具有基本认识的女性,要比那些不了解的妇女更能及早确认自己是否生病,或那里出了问题。这些妇女也能做好较周全的准备来为她们身体的照顾及维护做决定。每一位妇女都该为维护自己的健康负责,其中包括了持续规律的自我检查,一年一次的健康检查,还有当发现任何改变和症状时马上采取进一步的检查。

月经

为生理周期做记录

每一位妇女在青春期及停经期之间,应持续记录下她的生殖周期。这份记录将提供一个精细、正确的历史,对诊断许多不同的问题时有所助益。确实的记录能呈现妇女的周期型态,当有任何变化或是症状出现时,对医师来说要比模糊的搜集记忆更有参考价值。

让我们来回顾第二章图四中所描绘的生殖周期。图中显示每一次经期到下一次经期来时,约间隔二十八天。周期的长度因人而异,即使是同一名女性,每次周期长度亦有所变化。一般而言周期在二十五天至三十四天之间,皆是正常的。

在月历或日记上,将月经开始出现的那天写上“第一天”,在其后有月经的日子继续记上记号,如果有其他重要的讯息如:剧烈的腹部绞痛、经血量特别的多、情绪变化或乳房胀痛,也要记录下来。

如果你关心“经前症状群”,可以特别在月经前约一个星期左右,将你所注意到如头痛、情绪躁动等特殊症状记录在月历上。

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的排卵日,有一个特殊的讯息存在于整个月经周期中间,你可以记录下来。这项讯息可从测量自己的基础体温和观察阴道分泌的动液性质得知。

每隔几个月检视自己的记录,看看月经周期的型态有没有变化,如果有的话最好去请教医师。

问:每当我去看妇科的时候,护士总询问我最近一次月经的日期,我不知道怎样精确地定义来潮的第一天。常常我预知到月经将来的时候,会发现分泌物中带有很淡根模糊的褐色或粉红色污迹,接下来两天什么都没有,然后接着有四、五天的经期。所以我的月经周期要从何时开始算起呢,是起先的红点,或是两天后明显的经血?

答:短暂、轻微流量的经血称为“点状出血”,当你发现这种现象可记录在月历上。当经血更加稳定、更多的时候,则记上“水流状出血”。下一次去看妇科的时候带着记录去询问,何种型态的经血是你的“第一天”。

问:我是个十四岁的女孩,不知道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是否算。我的月经自二年前开始,二个月前我的月经来时,开头二天是正常的,之后就变成褐色。之前的一个月我的月经出现变化,颜色呈带褐色的红色。我还没有告诉我母亲,不知这是正常的还是代表着存在的问题?

答:事实上“正常的”月经型态范围很广,一般的女性很少去比较彼此的状况,所以无法对什么是“正常的”有清楚的概念。

经血的颜色与其持续的时间是依子宫内膜剥落的快慢而定。快速的剥落形成较红的经血,剥落速度慢的话则颜色偏近褐色,褐色代表血是较旧、较平的。洗粉红色、红色或暗红色甚至有的人接近黑色,对多数的女性而言都是正常的。

你还处于发展成熟的阶段,在未来的几年你的周期不管在颜色、流量和时间上还会有很大的变化。

问:我十七岁,我的月经周期大约为六十天,这是不是有问题?

答:对年轻的女性而言,周期之间间隔天数的变化并不罕见。大多数的女孩,平均需要约七年的时间,才能达到较规律的周期型态,尔后一直维持到整个成年期。

每次月经周期是一个月是错误观念。成年女性周期在二十五到三十四天中是正常的。但研究也显示十五至十九岁之间的年轻女性,通常比其他年龄层的妇女有较长的月经周期。

造成月经周期延长或错过的因素有许多,包括压力、体重减轻、营养不适当,和规律剧烈的运动,以上种种都会改变荷尔蒙的分泌。

长的周期或错过周期常常是因为卵巢中无卵排出(称为无排卵性月经),这在年轻女性也常见。然而你还是去看妇科确定一下。比较年长的妇女如果周期长达三十五到九十天(称为月经过少),就必须去看医师。

除非你想怀孕或是你的周期已超过九十天(称为闭经)。否则较长或跳过的周期,对年轻女性来说不算是有问题,上述的个案必须去求教妇产科医师。如果需要的话可使用荷尔蒙来刺激排卵或促进子宫内膜的剥离。

问:同住在一起的女性是否她们的月经周期也会近似?这种情形会发生在我和我室友的身上,我有些朋友也会担心。

答:研究者曾证实过,女性如果长时间在一起——如室友、密友、母女、姊妹,甚或工作伙伴,有一种倾向,她们的月经周会接近同一天开始,这种现象称为“同步月经”。

当新的群体形成或当新的女性加入一个团体,大约要四个月左右的时间,才会使月经周期同步化。在一个研究中,七位一起工作的生涯指导员,夏天她们刚合作时,月经周期差距很大,经过三个月后,她们的经期都在四天内相继来临。

至今尚不知道同步月经是如何形成的。研究者已排除一些简单的解释,像是类似的饮食或是同处于压力时期,因为住同一个学校宿舍或女子监狱的女性并未发生此种现象,它亦不是受言语的影响而产生的(当自己月经来时告知对方)。

许多研究显示这种月经的同步化与相处时间的多寡有关。某些有趣的实验找出一个潜在生理性的原因。研究者搜集一些周期规则妇女腋下的汗液混合酒精给实验组的女性闻,另外只拿酒精给另一组女性闻。经过数个月后,那些闻过汗液的妇女在给汗液妇女月经周期来的三天以内也都分别来了月经,而另一级未闻汗液的则否。因为这样的结果,科学家推测女性身体会随着生理周期释放不同的化学物质,而这种物质能触发其他妇女月经周期的。

此种费洛蒙(自体所产生的化学物质可刺激引起同种生物之其他成员反应)的存在,已在许多动物身上发现,而且与某些特定的行为(包括求偶)有关联。如果研究者能在人类身上找到类似的“化学传达物质”,并测量它对男性及女性生殖行为的影响,将会非常有趣。

问:为什么女性有月经?为何身体会出血?那是过多的、必须清除的血吗?

答:月经来潮是身体健康良好的征象。它意味着女性复杂的生殖系统运作良好。经血中含有多种来自子宫的不同液体、子宫内膜的碎片、和来自子宫内膜的血液——并非直接来自静脉或动脉。虽然看起来血量很多,但和一般出血不同,对大部份的女性来说:“平均每次月经流出的血量总共约两盎司(一盎司相当于四到五大汤匙),分散在四、五天。少数女性有特别多的经血量;如果超过三盎司,则需接受医疗检查和监测是否有贫血产生。

虽然经血看起来和一般血一样,但它并不是直接由血管出来的。因此经血不能被视为“过剩的血”。

问: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在月经期间有性行为而没发生异状,这是真的吗?

答:你并没有提到你认为妇女在月经期间有性行为会发生什么事。虽然有些妇女拒绝如此,因为觉得看起来很脏,但也有些女性认为月经期间发生性行为或达到高潮有助于降低月经的痉挛。有些夫妇倾向于避免月经期间性交,有的则不在乎,也有的喜欢如此。

唯一要小心的是艾滋病毒在月经期间比平时容易传染,因为月经期子宫颈较为张开,微生物藉着性交进入子宫内的可能性,比平常增加许多。

经期问题

问:女性已大量投入劳力市场。为什么她们得被迫装得和男性一样?每个月许多妇女至少在经期的第一天为经病所苦。如我,在第一天来的时候必须回家来把自已放平才能舒适一点。据我所知,在日本这种女性的生理不便是被接受的,而他们每个月能因此休息一天不用工作。而我们这个开明的国家却还没能做到这一点。

答:研究者估计,约有30%到50%的女性在某些月经周期至少会有一些症状出现,只有10%左右的妇女会不时有较严重的症状而干扰了她们的正常生活。

最近,科学家开始了解到多数月经时的不适与疼痛和前列腺素的分泌有关(人体中有多处制造此种物质,包括子宫在内),它在月经开始时达到最高点,而且通常维持两、三天,前列腺素可触发子宫的收缩,可能就是造成月经急剧腹部绞痛的原因。月经失调、经期疼痛的妇女,月经中前列腺素的含量要较那些没有不适情形的妇女为高。

含有抗前列腺素的药可使近80%月经失调的妇女得以缓解疼痛。阿斯匹林仅能减轻一点疼痛,而新一点的药如ibuprofen,mefenamlcacid,naproxen,和indomethacin都有更好的效果。

你提到有关日本的情形仅有部分正确,当地的劳动法确实有“月经假”(因经期而暂离工作岗位),可适用于女性员工。但根据专家针对日本妇女所做的研究显示,她们很少申请这种假,因为害怕被认为懒惰而遭解雇。

问:我今年三十五岁,对止经痛的药过敏。我曾经看到到过规律的运动和健康的饮食帮助了许多没有使用药物的妇女减轻经痛。我想对这种运动及饮食有进一步的了解。

答:医师们建议妇女以均衡的饮食及规律的运动来治疗经痛。但必须要长期的实行,如果仅仅在经期中有适当的饮食和运动,是不能产生作用的。

在饮食方面可增加摄取富含钾的食物,可帮助避免液体的滞留,而且减少销(盐)的消耗。香蕉、橘子、花椰菜、麦芽和蕃茄中都含有丰富的钾。

运动方面需要的是可增加心跳速率的有氧运动,而不是着重在肌肉锻炼或增加身体协调的运动。我建议的是不剧烈的有氧运动,以免伤及关节和脊椎。这种运动可促进脑内啡的释出,它是人体自然产生如鸦片硷的物质,这种自然的疼痛杀手似乎减低了一些妇女的经痛。

询问医师关于你对止痛药的过敏是否包括了抗前列腺素的药物。如果没有的话,可参考前题回答所述。

问: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经前症状群吗?我相信自己有此症状,而想对它有更深入的了解,然后再去看医师。

答:经前症状群的独特处,并不在于它的症状。不论男女,有无月经,任何人对身体上的不适都可能经验到类似经前症状群的那些症状,从头痛到鼻塞,阴道水肿到倦怠,忧郁躁动不已。

经前症状群的特别在于它的时机及规律性。症状轻重因人而异,它们出现在月经前一至二个星期,月经来即消失。这种形态会在每次月经周期时重复出现。

许多医师不会特别注意经前症状群。需等到妇女详细的记录症状三个周期以上,他才会注意。所以好好的做记录吧。如果你臆测自己有经前症状群,那么记录下每个周期中像头痛、乳房胀痛、身体肿胀、忧郁、躁动、嗜睡、皮肤伤害、鼻塞、焦虑、难入睡、情绪上的变化(例如较平时容易哭泣)或任何你觉得有意义的症状。

带着这些记录去看医师,如果他不熟悉诊断及处置经前症状群的话,请他转介别的医师。因为目前已有很多关于经前症状群的研究,其治疗方式经常快速地改变。要研究伴随经期而来的情绪问题较为困难,因为构成某些妇女的压力源可能会使某些人精神振奋。有些研究者发现,生理症状处理过后,也能降低心理上如感觉疲累、忧郁,或躁动不安等症状。

在英国有数名女性被控暴力犯罪,而使用经前症状群(就如同使用精神错乱一样)来做为法律上的保护。我仍然对将经前症状群或其他经期的不适应纳入法律或社会政策而影响到所有女性之事,采取保留的态度。大多数的妇女并没有或只有极轻微的症状,并不会对她们执行工作成积极的生活带来干扰。

问:在我月经来时,大多数的日子鼻子过敏,而且还觉得有压力和疼痛,你有任何证据支持这种现象吗?我的妇科医生和内科医生并不知过二者有什么相关,他们甚至不相信我所说的。其中一位开了抗组织肤的药给我,但没有帮助。

答:研究人员已将规则周期性发生在某些妇女身上的鼻窦炎、鼻炎(流鼻水)症状列入经前症状群。在一份经前症状群的报告中,有7%的妇女有鼻炎症状,更糟的还有气喘现象。

目前还不知道确实的原因,但可能与鼻部或窦内某些组织水分的积存有关;或是血液内黄体激素的下降,导致过敏敏感性提高。

换句话说,你平时就可能对某些物质过敏,但只有到了你的黄体激素下降时(每个月周期正常的一部分)才显出症状。不过这些仍无法解释发生在你身上的情形。因为经前症状群通常随着月经来潮而消减。

如果问题还是非常严重并干扰到你的生活的话,那么你可能需要求助过敏方面的专家,也许你所处周围环境有某些东西你必须完全避免,或是要在周期内某几天避开。

问;听说黄体激素可缓和经前症状群。如果真这样,何不让所有妇女服用黄体激素?

答:有迹象显示黄体激素可以减缓一些妇女的经前症状,但不是对所有的人都有效。而且仅对于在排卵及月经来潮前这段期间的症状有作用。

关于你的建议,让所有的女性服用黄体激素并不是个理想的方法。首先,不是所有妇女都有经前的问题,而有的人一年中只有一、二次不适而已。此外,虽然女性本身可产生黄体激素,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仍不知道长期使用辅助性黄体激素治疗的影响。基于这个理由,多数专家仅让少数症状严重的妇女服用黄体激素。

问:我十九岁的女儿在经前四到六天和月经期间会觉得下腹部疼痛,还有全身不适。这个情形已持续了一年,而且愈来愈厉害。妇科医师开了motrin(药名),但没有效,现在他改用麻醉性的药品。我反对如此,因为我女儿已是大专生,需要靠自己的理智下决定。非常感谢你所提供的任何建议。

答:你女儿所服用的药物通常对舒缓经期间的痉挛及疼痛有效。对某些妇女来说,经痛是一种常见的经期问题。比较上来说,月经来之前的疼痛是子宫内膜异位的征象之一。这种病例专家们建议做个完整的内科检查,其中包括由专长于生殖内分泌学或子宫内膜异位的妇科医师来做诊断性腹腔镜检查。还有其它较motrin为强的抗前列腺素药物可以让你女儿尝试,以减轻她的不适。麻醉性药物确实能降低疼痛(而且对某些人来说的确是需要的),但首先最重要的是找出引起你女儿经期不适的原因;此外,你对麻醉药品的顾虑是对的,它们是会上瘾的,而且会影响到心理及生理的能力。

问:好多年来我深为排卵时严重的背部疼痛所苦,有时甚至从睡梦中惊醒。这种持续的疼痛常发生在夜里或清晨。当我告诉医生时,他告诉我因为那是一种化学物质所致。他似乎不太关切这件事。

你能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形吗?这是否正常或意味着我的输卵管有问题?要如何处置呢?

答:下腹或背部在排卵期间的疼痛、痉挛在德国名为mit-telschmertz(中期癌),因为这种癌正好发生在两次经期中间。对许多妇女来说排卵时疼痛是正常,而它的存在也广为人知。但目前的研究还未发现是什么原因引起这种疼痛。

迄今,“中期癌”并未与任何卵巢或其他生殖器官的问题扯上关系。有些女性只经历到一阵刺痛,也有的人疼痛持续数个小时,有时痉挛过于剧照以致于偶尔会与盲肠炎或子宫外孕混淆。

有些专家建议服用口服避孕药来抑制排卵,那么就不会出现疼痛现象。另外有些专家认为“中期癌”是经前症状样或是骨盆腔充血的症状之一,他们建设在预期排卵日的前二天,以注射或栓剂的方式给予黄体激素。我还没有发现评估这二种处方其短期或长期疗效的报告。再向其他的妇科内分泌学专家请求诊断吧,他必须是专长于荷尔蒙评估及处置的。